Updated : 12月 13, 2019 in beplay官网

政协委员:建议取消京津冀交界处高速收费站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何香久今年提交了10多个提案。3月9日,何香久在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说,他的提案主要关注三个方向,民生、社会发展和进步、文化。

谈交通

取消京津冀交界处高速收费站,改为联网收费模式

华商报:今年您在提案中建议取消高速公路收费站?

何香久:是取消京津冀交界处高速公路收费站,改为联网收费模式。这么多年,我每次来北京,必须走那条北京到沧州的路,每次我的司机就害怕,因为堵车是常态,不堵是非常态。根源就是收费站的设置不合理。

华商报:为什么说收费站的设置不合理呢?

何香久:收费站就好比江河中阻止波涛涌流的拦河大坝。我国高速公路多种管理模式和管理体制并存,导致目前全国高速公路收费和管理各自为政。高速公路是全国联网全国通行,但它的收费却是每个地方各收各的,两省交界、两市交界处多设有中间收费站。高速公路的属地管理导致一条高速路上有多处收费站,这不仅增加了人力和经济成本,也使得高速公路“不高速”。收费站过多是引发部分路段堵车的直接原因。现阶段,收费站的存在是不可避免的,但随着时代发展,它所暴露出来的弱点将越来越突出。

华商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何香久:无人化收费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就是说,高速上取消节点收费,在全国高速路网间推行“一卡通”,实现联网收费,进行信息化管理,统一收费、统一管理、统一结算。目前在全国推行也许难度较大,但区域联网,尤其是在京津冀区域还是切实可行的。

华商报:您建议的“一卡通”技术上应该很好实现,现在有一些城市也在用。

何香久:对,区域间是可行的。但是全国联网结算还是比较不好办的,主要涉及各省利益结算的问题。

谈养老

居家养老为主的基础上,积极发展社区居家养老

华商报:您已经连续三年在提案中聚焦养老,这是为什么呢?

何香久:我常去采访一些老人。一次去重庆采访一个90多岁的老人,当地一个同志带我去,他和那个老人很熟,常去老人家里,但那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在筒子楼的楼道里转来转去就是找不到。后来,我拿鼻子一闻,我说这个屋子是。结果敲门果然是。

华商报:怎么会闻出来?

何香久:就是老年人那种气味,从房子里散发出来的,很不好闻,让你觉得很悲凉的那种气味。

华商报:这个和您提出的《关于发展养老服务业的建议》有啥关系?

何香久:我们要思考的是,中国这些老人谁来管?我们国家养老机制机构不健全。一些养老机构一床难求,根本排不上队。很多养老机构的从业人员素质低下,没有对老年人疾病救助、生活起居照顾最基本的经验。养老机构的软件也都不行,服务跟不上,这是很大的短板。政府投入不足,一些地方和部门对老龄化快速发展的形势准备不足,对政府养老服务职能认识不到位,导致财政投入较少,对养老服务政策落实不到位等等。

华商报: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何香久:我们应积极构建多元化养老服务体系,在居家养老为主的基础上,积极发展社区居家养老和机构养老服务产业。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相结合,应该是最好的办法。

华商报:政府应起到怎样的作用?

何香久:各级政府和部门应积极出台优惠政策,采用“政府补贴”、“公建民营”、“民办公助”、“政府采购”、“以奖代补”、“购买服务”等形式,加大对养老服务机构的扶持力度;尽快修订社会福利机构管理暂行办法,明确敬老院的性质编制,保证正常运转经费;通过院校培养、在职教育、岗位训练等多种途径,使养老服务人员都成为掌握专业社会工作知识和服务技能的专门人才。

谈文艺

焦裕禄的廉洁不是刻画出来的,那是他真实的故事

华商报:您做编剧的30集电视剧《焦裕禄》影响很大,还创作了长篇小说《焦裕禄》以及《焦裕禄传》,如何把一个廉洁官员刻画得真实感人?

何香久:我的作品不是有意识地写廉政。焦裕禄本身就是一个廉政的楷模,主要还是他自己真实的故事。在兰考当县委书记,他比一般老百姓过得都穷。过年时连农民都能炖点肉,蒸锅白面馒头,而焦裕禄家吃的还是平时的熬白菜,玉米面蒸的馒头,拿白面在外面蒸个皮,变成“银包金”。

华商报:习近平总书记说,要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就要做到“心中有党、心中有民、心中有责、心中有戒”,您如何理解?

何香久:说到心中有戒,焦裕禄的自律意识非常强,而且这种作风在搞土改时就形成了。当时他跟媳妇住在老百姓家里,旁边是粮囤,里边有两千多斤红枣,但他一个枣都不吃。他媳妇怀孕了,有一天正在熬粥,同事来了,就抓把枣扔锅里,说给他媳妇补补。焦裕禄回来一看锅里有枣,拿起筷子就在锅里扒拉,一共扒拉出12个枣。到工作队开会时他做了检讨,赔了12个枣的钱。廉洁自律到这种程度,是很不容易的。

焦裕禄去世50年了,老百姓仍在怀念他。一个领导干部最大的执政资源就是老百姓,如果一心为人民服务,一旦走进老百姓,你就走不出来了,就不可能做对不起老百姓的事情。

华商报:对于现在的官场小说,您怎么看?

何香久: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文学比生活复杂,那时候肯定要编造一些东西。现在是社会比文学复杂,生活中很多现象,一曝光出来就让作家瞠目结舌。任何文学作品都不可能全部写出当今社会现象的复杂。目前的官场小说,还没有真正地写出官场的深度,比如深层次的官场心理。


国企腐败比国家机关更严重

国企腐败程度之所以比国家机关更严重,这是由国企的性质决定的。相对于民企私企而言,它的所有权是“国家”(全民的),它的负责人充其量是职业经理人。企业的兴衰存亡,对他们没有那么强的利害关系。


向富人征税的共识应尽早达成

其实,“向富人征税”的理念在法理上讲,符合权利义务统一的精神。美国思想家爱默生曾说,“税收与你获得的得益如影随形。”富人或者高收入者在这个体制中获得了高收益,应当向社会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


1千亿教育经费没花完说明什么

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王定华在政协会议教育界别的小组讨论会上,回应关于教育经费没有花完问题时称,2014年全国各级财政预算共安排教育经费2.4万亿元,实际支出是2.29万亿元,确实有1千多亿元没有花完。


嫖宿幼女被判强奸的未竟之问

嫖宿幼女被以强奸罪判刑,这是国内首例,破冰意义自不待言。不少网友仍不满意,认为量刑5年称不上“从重处理”。其实,不必太过纠缠量刑长短,更应该将目光聚焦于此案意义以及如何废除嫖宿幼女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