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d : 12月 14, 2019 in beplay官网

浙江村庄被垃圾困扰27年 政府多次承诺未获解决

新华社杭州2月21日电(张钟文) 今年春节,笔者回温州苍南县金乡镇桥头连村老家过年,没想到村里已经被困扰了27年的垃圾问题居然还没有得到解决。

刚入村里,就见远处公路上白烟弥漫,隐约可见大量的垃圾。走近看,发现原来近4米宽的公路,一半被垃圾侵占。沿路上山,可见各种生活垃圾、轻工业废料、病死腐肉堆积,最高的垃圾山有两层楼高。焚烧中大量白烟冒出,味道刺鼻难闻,即使戴着口罩,也不禁作呕。

现任村委会主任林为根介绍,垃圾堆放的公路虽然不是主路,但也是连接隔壁炎亭镇的备用道路。因为被大量垃圾侵占,车辆已不能通行。

前任村支部书记林义块说,垃圾倾倒开始于1988年,来倒的是环卫部门的车辆。原来倒在山上,彻夜焚烧,黑烟滚滚,后来太满倒不下去了,2000年开始转倒到山下的公路。

林义块说,历任村干部不断向镇政府、县政府反映,他们每次都承诺再倒几个月就不倒了,但都没有守信。后来干部一换,又作新承诺,反反复复,27年都没解决好。

林为根说,2014年4月,他就跟县卫生局和镇里打过电话,镇政府承诺到5月份就不倒了。结果到现在也没有停止。2014年端午前后,气愤的村民曾把开来倾倒的垃圾车扣下,将司机拉到派出所申诉。结果副镇长黄昌尧让村干部赶来调解,作出停倒承诺,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今年大年初一凌晨5点多,又有几辆印有“环卫”标志的卡车来倾倒大量鞭炮纸屑。环卫所所长陈可南赶来村里,承诺过年期间不倒,并要求村干部去跟镇政府处理,若镇里安排其他倾倒点就不倒这儿了。

笔者打电话给金乡镇环保监理所,副所长周秉聪说,他们只管工业垃圾,生活垃圾不管,倾倒点是村里跟镇政府商量后设立,他不清楚桥头连村的情况,也没收到镇政府的指示。

笔者数次打电话给副镇长黄昌尧,他最后回电称,已经安排环保监理所在处理。笔者致电县卫生局一张姓副局长,他说让村民跟镇政府反映就挂断了。笔者数次致电县环保局,但无人接听。

村民们说,浙江省现在全省上下都在大力整治环境,取得不错的成绩,但为何我们村这个老大难问题就解决不了呢?(完)


虐恋来了?

虐恋似乎是一个离中国相当遥远的世界,至少在表面上看是这样:中国既没有虐恋者的俱乐部,也没有很多虐恋者去心理医生那里求治。然而我坚信,中国的文化虽然有其独特性,但中国人与世界上其他人的共同点多于不同点。


春晚节目涉抄袭不能不了了之

不少人会以“借鉴”为文艺作品涉嫌抄袭辩护。借鉴当然无可厚非,但借鉴必须尊重原创,不得照搬,如果借鉴只是在他人原创的节目中加上某些国内元素,就作为自己的原创作品,那“原创”也太容易了。出现抄袭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待抄袭不回应、不调查、不处理的态度。


谁是春节“红包大战”的赢家

说穿了,“红包大战”不过是一种改头换面的传统广告大战,只不过将原本整笔投出的巨额广告费化整为零,包上一个个红包扔出来,原本看得见、听得见却摸不着的广告画面、广告词,变成了既看得见也够得着的红包、钞票罢了。


当官不等于有知识

官只是一种职业,如果以为当了官,知识、道德就高于平民,那么,当官就是恶的。尤其恶的,是当了官就试图窃取知识、道德。所以,许爱民“骗”了个“陶艺大师”称号才是最恶的,因为他窃取了本不属于官的知识、能力符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